探究生命的本相

2017-10-15 17:13

  在作者近乎无限柔情的、甚至是激发了作者的母性意识的《温小刀》里,我们读到那只叫温小刀的狗,读到了玄武意欲建立的那个世界。风大、车疾,我在瞬间看到那张小兽的脸,狭长、软弱、,他的眼睛迷茫,有眼泪浸出。这里的他,不是笔误,而是玄武的选择,是他的认定。它,可以是他!他在里窸窸窣窣,发出轻微的哼声。他仍然想靠近人,渴望挨住人体的那份温暖和安全感。我不知觉间伸了一只手过去,抚摸他小小的、毛茸茸的头。按照动物心理学家的说法,幼小的动物离开父母之后,会将它遇到的它的动物当做父母一样去亲近。我谙熟玄武这个抚摸的动作,我曾经养过狗,知道这个动作的意味。

  这近乎虚幻的文字场景,认真想想,又何必不可以是真实的。我们无法看到的那些在历史上淹没了的,在史书中浮沉的,那些春宵,那些迷幻,那些必然的死亡和不断再生的妖媚,都在这些看似香氛氤氲的文字里一再悄然浮现。这些文字亦叫我想起当年孙甘露小说里的那些文字。这些文字更多地透露了某种诡异,华丽妩媚的诡异,它们妖娆的起伏造就了令人的文本,打开了作者深入探索散文的一条新的径。

  读这样的话,似乎安静下来才更是玄武。他的花和狗,不过是。内心如许(逃避和厌世)的玄武,并非是厌恶了,才将视线挪移于动物。在作者的内心,他是有疑问的,人真的是比所谓的动物稍稍高了那么一点吗?他一定会问。而这问是没有结果的。于是作者只能写下去,一直写,写到明白或终于还是不能明白。